书评

当前位置: 首页 > 先锋评论 > 书评 > 新闻详情
全民娱乐 娱乐至死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9-03-17      

近期,我阅读了《娱乐至死》,在阅读当中,深有感触。虽然书中有很多地方我如今还不是很理解,我所能领悟的可能只是其中十之一二,但我还是觉得有写此读后感的必要。

《娱乐至死》写作的背景是20世纪80年代美国社会转型时社会文化的整体娱乐化现象,一些原始的社会规范被以刺激感官为核心的娱乐文化所取代,作者对此娱乐泛滥的现象做了深刻的剖析。

《娱乐至死》全文一共分成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是介绍过去文化传播媒介的作用和发展。“媒介即隐喻”“媒介即信息”“媒介即认识论”每一种媒介都为思考、语言表达思想和抒发情感的方式提供了新的定位,从而创造出独特的话语符号。任何认识论都是某个媒介发展阶段的认识论。媒介在文化传播中承担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媒介的发展也经历了几个阶段,从口头语言转向书面文字,再从印刷术转向电视。在历史当中,印刷术的发展传播让人们的认识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知识从此之后通过铅字来表达和传播。然而,这却导致了一种“简短”文化——美国人醉心于报纸和小册子,以至于没有时间来看书,党派之间通过散发小册子来反驳对方的观点,这些小册子以惊人的速度在一天之内迅速传播,而后消失。美国的报纸广告在某种程度上是印刷术统治下思想日渐衰落的象征:以理性开始,以娱乐结束。作者认为,印刷机已经统治了美国,并且还给它取了个名字:“阐释时代”。

紧随其后的是电报的发明和使用,作者引用了一段话来表示自己的观点:我们满腔热情地在大西洋下开通隧道,把新旧两个世界拉近几个星期,但是到达美国人耳朵里的第一条新闻可能却是阿德雷德公主得了百日咳。电子技术合理引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躲猫猫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很多信息没有连续性,更没有意义。

第二部分中,作者主要讲述娱乐业时代来临,娱乐对政治、经济等各行各业产生了冲击。电视作为一种新的媒介,占据了人们的生活。从此之后思考将变得不再重要,讲求的是视觉快感的需求;能力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上不上镜。新闻中“好…现在”就是说在这个时间,你已经不用再去关心上面一个新闻的内容了,虽然关注的时间可能只是45秒或者1分半钟,但是主持人提醒你,已经够了,接下来应该关注另外一件事情了。而接下来要关注的这件事情,跟前一件无关或者说联系不大,传达的信息刚好相反。宗教当中运用电视传教却最终可能把宗教理念变成疯狂而琐屑的表演。在娱乐业和形象政治的时代里,政治话语不仅舍弃了思想,也舍弃了历史,所有的政治话语都采用了娱乐的形式,审查制度已经失去了必要性。尼尔·波兹曼认为,纯粹的娱乐是电视最大的好处,它最糟糕的用处是它企图涉足严肃的话语模式——新闻、政治、科学、教育、商业以及宗教,然后给它们披上娱乐的外套。

在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的21世纪,手机、电脑等所产生的影响远远超过电视,娱乐业也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顶峰。我们可以看到,在如今很多严肃话语模式中出现了很多娱乐性的东西。如果我们依然不去反省,让严肃的公众对话变成了婴儿语言,那我们可能会像赫胥黎的警告所言:“人民蜕化为被动的受众,一切公共事务形同杂耍,整个民族危在旦夕,文化灭亡的命运在劫难逃。”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