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当前位置: 首页 > 先锋评论 > 书评 > 新闻详情
再见,1984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9-03-24      

他已经战胜了自己。他爱老大哥。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这本书给人一种难以言说的压抑。随着温斯顿一点一点地变化,时代的大幕也一点一点揭开,一个癫狂的世界被推到我们的面前,所谓,绝对纯洁的世界。

在这本书描绘的世界中,极权主义发展到了疯狂的地步,人对权力的渴望在社会建立以后就一直存在,但在这里,权力不是工具,不是地位的象征,而是目的。

对权力的追求发酵成不同等级的产物,老式专制主义的戒条是“你不能”,它设立制度约束人们的行为。极权主义的戒条是“你得做”,用命令要求人们服从。而在大洋国,戒条是“你得是”,这种控制是对你完完全全的控制,最重要的是对你思想的控制。

书中经常出现的三句标语“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就是这个世界的写照。

战争使大家狂热,无知使大家盲目,单薄的自由会被打败。

在这个用仇恨和恐惧铺就的权力世界,人们互相提防、互相出卖,亲人之间、伴侣之间、朋友之间的感情全被抹灭,科学不再发展,荒唐的战争消耗了机器产品,人们只能贫苦地活着,历史被党握在手中、一切都可以被篡改,词语慢慢减少或者正在消失。

战争、历史、性、婚姻,一切的一切,都成为权力的道具,而最终的目的仍是权力。

英社认为,控制了思想就可控制一切,只要认知改变,物质便无需改变,权力便一直存在,就像老大哥一样 高高在上,睥睨一切。

这样的控制,是不允许有反叛者的,电屏和思想警察,就是清除反叛者的有力武器。

小说前半段,作为反叛者的温斯顿逐渐觉醒,他一直在寻找过去,他希望用过去来证明现在的荒谬,用过去解释人性的权利。他沉默地呐喊,强迫自己保持清醒。他缩在没有电屏的角落,然后写下自由就是2+2=4,而人性是思考,是感情,是可以反对。

过去与现实世界不同的是,它存在的形式只有碎片,温斯顿一点一点地收集,日记本、老式钢笔、童谣、巧克力、咖啡、甚至爱和家……爱情来临的时候总是猝不及防,几天前那个温斯顿想要用石头砸破脑袋的黑发女子,用一张“我爱你”的纸条融掉了包裹在温斯顿外面,充满了恐惧和仇恨的铠甲,贴近他温暖的皮肤和血液,两个反叛者拥在一起取暖,从欲望到爱情。他们在冷酷的世界里找到一个温暖的巢,在那里享受作为人的权利。

但是,恐惧仍然笼罩在他们头上,他们知道,思想罪本身就是死亡,在他们拥住对方的那一瞬间,死亡已经开始逼近。

在奥布莱恩的面前,他们起誓,并以爱为最后底线。

他们预见的明天是冰冷的死亡,但他们没有想到身后便是冰冷的电屏。

拥有后再摧毁才是最彻底的失去。

对于温斯顿这样的异端,党选择待他觉醒后再把他的人性一点一点摧毁,让他变成所谓的纯洁的人。

温斯顿认为现实是黑暗的,那么没有黑暗的地方就是光明,但直到他被捕,才明白没有黑暗,即是审判。被控制的不只有黑暗。他被迫低头,交出自由,2+2的答案由别人来制定,被迫承认战争的任何转变都是合理的。双重思想开始蚕食他的灵魂,他承认自己是污点,承认自己不存在,承认自己需要被抹去。

拷打、审问一轮一轮地来,温斯顿麻木地恐惧着、等待着,他保留自己最后反叛的机会,他想偷偷保留人性的光辉,把自己对他们的仇恨作为最后一次的反叛、最后一次对自由的争取,直到进入101室。

老鼠。他背叛了茱莉亚。他得救了。他爱英社。他爱老大哥。

他遇见茱莉亚了。他们互相出卖。他们不再自由。他们不再有爱。

枪口对准他的胸膛。他爱老大哥。

砰——

看到过这样的一个辩题:如果你是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人,你会选择坚持为人,还是就此沉沦?人们争论不休想要找个答案,我却庆幸这只是个假设,我们不用在孤独麻木中做二选一的选择,可以把它当成一个辩题,享受着自由思想的碰撞。

真好,我们还是人,我们还自由。

真好,我可以说,再见,《1984》。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